这声音的来源让吴敌也是吓了一跳,本来吴敌的胆子,不能说是大了,那简直就是胆大包天,可这声音依旧是把他吓了一跳!

原因不是别的,而是吴敌那种灵觉之中突然涌出来一个东西,就仿佛是好好的站在地上,突然钻出来了一条蜈蚣一样!

而这“蜈蚣”的声音也是随后传出来:“你这家伙,我怎么从未见过?”

吴敌一愣神的当口,才是发觉面前出现了一个看似有点好笑的家伙。

之所以说是好笑,因为面前这家伙看起来约莫年纪也不小了,但是个头却只有一米不到的身高。

这种身高简直就不能算是正常人类了,或许连侏儒都算不上,毕竟这世界上也没那么多侏儒一米都不到的。

但是这老头却是神气的很,站在地上虽然是仰视,但是却一副看不惯吴敌的模样。

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吴敌,也是没什么好脸色。

吴敌也是哭笑不得,这家伙看上去倒是奇怪的很,只不过再怎么样,吴敌也不至于跟这样的侏儒过不去就是了。

再说了,这侏儒也就是看上去可笑,吴敌可是没有半点轻视之心就是了,一般的侏儒,可是没办法躲过自己的灵觉就是了。

“前辈,在下昨日刚刚到了轩辕府内,前辈没有见过,实属正常。”吴敌也是一拱手笑道。

那老头又看了吴敌几眼,随后才是淡淡道:“既然是刚来的,那来这里乱逛什么,这里是重地,念你初来乍到不懂规矩,我也就懒得说什么了,下次不要再来吵我瞌睡了!”

早安呆萌姑娘清透小嘴复古风私房写真

说着,他也是冷哼一声,转过头就要走。

吴敌这也是连忙道:“前辈莫急,前辈请看,这是什么!”

说着,吴敌也是直接把那印章给掏了出来,递给了面前的老头。

而那老头也是一愣,随后才是诧异道:“奇了怪了,怎么会给你这样的东西?”

说着,拿过那印章看了看,又自言自语的道:“没错,是真的。”

他这才是抬起头,诧异的看着吴敌:“你昨天才来,今天便是能够得到这东西,我瞧你小子修为好像也不怎么样,怎么会有这样的待遇?”

这老头啧啧称奇的看着吴敌,而吴敌则是笑了笑:“可能是殿下对我别有青眼吧,前辈,现在我可以进去了么?”

那老头看了一眼吴敌,当下也是哼了一声道:“进去吧,老夫虽然在此看守,但这毕竟是他们轩辕家的东西,我也说不得什么就是了,只是你要记好了,里边的典籍,你虽然可以翻阅,但是决不可弄坏或者带走,也不能誊写,记得了么?”

吴敌看着眼前这规矩怪多的老头,也是哭笑不得的道:“前辈既然交代了,那晚辈当然是照办了!”

那老头见吴敌的态度还好,当下也是点点头,一挥手。

顿时吴敌也是感觉到了一阵剧烈的灵气翻涌,刚才那看似平平无奇的大门,也是起了一阵涟漪。

这涟漪也是渐渐的变得浓厚起来,吴敌看着眼前的这等怪异景象,也是忍不住一愣!

先前他只知道这周围是有着种种禁制,有着一些厉害的法阵,可是却从未想过,连这大门之上,都是有着一层幻境!

那老头看到了吴敌的脸色,也是得意的道:“呵呵,这你们就是没见过世面了吧,这乃是我得意法门,你刚才若是硬闯进去,倘若修为不济破不得那阵法,倒也就算了,倘若真是破了我留下的那障眼法,那就得吃点苦头了。”

这老头虽然是自吹自擂,但是吴敌也感受到了,他说的话哪怕是有些夸张,却也不算是完的夸张了,因为这幻境之后,也不知道是何等的险恶机关在等着,这要是闯进去了,没准还真个吃不消兜着走了。

这老头哼哼唧唧的,吴敌也是没敢多说什么,只是跟着他慢悠悠的从那通道过去了。

门口虽然简单,可吴敌也是明显的感觉到了这里的通道一阵空间扭曲隔绝之力,显然是存在着什么自己不知道的奇妙阵法,这轩辕府当中当真是卧虎藏龙,简直是叫吴敌感觉处处都是陷阱。

这要是来了个什么外来人,还不等搞点什么破坏,只怕是走路不小心都要吃点亏的。

而那老头带着吴敌这么进去,没过多久,吴敌也是看到了不远处出现的一片空地。

这空地之中,也是伫立着一栋高耸入云的楼台,正是吴敌之前在远处见到的那栋楼。

而吴敌此时也是反应过来,在外边的时候,自己竟然是没有看到这么一栋楼!

虽说只是一见,但吴敌此时心中也不由得是有些感慨,这轩辕氏的底蕴,实在是恐怖至极。不说别的,这一栋轩辕府,就是不知道多少年,多少代人才是积攒的下来的丰富底蕴,寻常人压根是难以想象,也根本是难以理解的。

而此时的吴敌,也是对面前的那栋楼,有着更加深刻的期待了,他来的目的之一,便是要找到了那传说中的起灵书,本来是想让吴福寿找找的,但是眼下看了轩辕府的这等库存,倘若是这里都没有的话,只怕是指望着吴福寿来找,那也是难之有难了。

“愣着做什么?”吴敌心潮起伏之时,旁边的侏儒老头倒是呵呵笑了:“被这么个楼惊呆了?”

吴敌看着面前的老头,也是心里突然一动。

眼前这楼阁之中,也不知道究竟是藏着多少书籍,自己眼下这么去找,只怕是想找到也是难上加难——这么多书,虽说没说明白什么时候才能算完,但这时间却是很明显的不够用的。

当下吴敌也是看了看身边的老头,笑了笑道:“多谢前辈带我进来,只是不知道前辈守着这里多少年了?”

那老头虽说脾气古怪,但是却好似根本毫无心机的样子,看着吴敌这么客气的问,也是得意的笑道:“呵呵,你小子倒是有眼力的,不瞒你说,老头子守着这里,足足三百多年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