暗夜打量着兽灵,神色感慨。

“你是所有人中最早跟我的,这么多年,你为我,为夜刃,都付出的够多了。这次引得恶仙下界,死了这么多人,责任在我和秦龙以及白宏升。你没有任何过错,所以不用陪我送死。”

兽灵头也不抬道:“兽灵甘愿一死!”

暗夜悠然一声叹:“死的人已经够多了,活着吧,给夜刃留点火种。这次无论能否度过此劫,三大势力都是元气大伤,没有几十年是无法恢复了。你在夜刃,我还能放心些。”

兽灵抬起头,呆呆地看着暗夜。

暗夜挥手道:“走吧,这是我们的战场。”

终于,兽灵和秦重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。

秦重临走前,还把秦墨给打昏带走了。

秦龙看向宿主小队,道:“以你们的实力,还是不要去了,郑飞跃积攒这点家底不容易,没道理部折进去。”

郑新月收起电脑,淡淡道:“用不着你管。”

庞大海拎着飞剑,背着三杆大旗,嬉笑道:“我们和你们不一样,老板是我们的灵魂,他若是挂了,我们也没脸苟活。”

许木绷着脸道:“若是最后能和郑飞跃并肩战一场,死也甘心。”

眨眼吐舌软萌妹子吊带衫运动裤尽显少女身材图片

童颜紧握天凉刀,信誓旦旦道:“武者为战而生,若是因畏惧死亡而逃避战斗,也就不配称一名武者。”

柳青简单直接:“我要去救我男人!”

其他人也都纷纷表态。

暗夜从这些人眼中看到视死如归的表情。

有些感慨。

都说危难之中看人品,与夜刃教出的某些叛徒相比,郑飞跃在带人方面确实更高一筹。

“既然如此,那就一起去会会江彬。”

秦龙长啸一声,向前冲去!

暗夜低声道:“郑飞跃,我知道你素来备有后手,这次可千万不要让我们失望啊。”

长江江畔。

郑飞跃好整以暇地悬浮于大江之上。

涛涛江水流逝而过,却激不起他内心的一点涟漪。

远方,有一道恐怖的气流急速接近。

呼!

江彬赶到了,浑身气势外放,连江水都被掀起好几丈高!

“其他人呢?”

江彬看到仅有郑飞跃一人,脸色阴沉地问道。

“启禀上仙,白宏升被我杀了,其他人都放走了,现在您面前的,就我一人。”郑飞跃戏虐道。

江彬怒极反笑。

他伸手向前一划,空间被撕开一条缝,然后他从缝里缓缓抽出两把刀。

“今天我要一刀一刀刮了你,我不要你的命,却会让你比死还要痛苦一万倍,做好准备了吗?”

江彬语调森寒。

郑飞跃却是无所谓地笑道:“今天谁生谁死还不一定呢。”

江彬挑眉道:“我没听错吧,区区一只下界蝼蚁,竟然想杀我?”

“我隐忍许久,自然是为了杀你。不然呢,飞升?哈哈哈,我不是白宏升那个蠢货,就算到了上界又如何?真能成仙成佛吗?瞅你这满身鬼气的样子,怕是上界也不干净吧?”

郑飞跃哈哈笑道。

江彬的眼神彻底阴沉下去。

原来从头到尾,郑飞跃都在戏耍于他。

正当他要发难之时,后方传来两道破风声。

秦龙和暗夜联袂而来,看到江彬后,身形急转,和郑飞跃站在了一起。

“哦?又来两个送死的?”

江彬露出嗜血的笑容。

秦龙手持碎星枪,淡淡道:“江彬,今天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!”

暗夜阴沉着小脸,没有了特殊之力,她的手中拎着一把小锤子,狠狠道:“你杀了那么多人,今天就要拿你祭奠死者!”

江彬哈哈笑了起来。

整个江面都被他的笑声震动,水面掀起阵阵惊涛。

就在这时,宿主小队背着飞行装置齐齐杀到。

江彬止住笑声,问道:“你们也想杀我?连蝼蚁都不如的爬虫们。”

柳青妙曼的身体在江面之上微微舒展:“白老狗已经死了,下一个死的就是你!”

“你们来做什么?”

郑飞跃皱眉道。

他给妹妹发的指令是,救出秦龙和暗夜后,立刻撤走,永远不要回来!

郑新月道:“哥,大伙都知道,这次和以往不一样,如果我们走掉,怕是连死在一块的机会都没有了。”

庞大海嘿嘿笑道:“施展博已经带着小胖子走了,我们也算是留下了点火种,所以没什么好顾忌的。蛟霸和杨大力等人也被我找个借口,让他们搬救兵去了。”

许木道:“不求同年同月生,但求同年同月死。”

童颜看向郑飞跃,再不掩饰眼神中的爱慕之意,羞涩道:“我想和队长死在一起。”

柳青咯咯笑了起来。

郑新月不满意她破坏童姐姐的“表白”环节,皱眉道:“你笑什么?”

“我笑自然有笑的理由,妹妹。”

“谁是你妹妹?”郑新月露出恶狠狠的表情,“勾引我哥的狐狸精,不要脸!”

柳青丝不以为意,反倒很享受地大笑起来。

这个女人,自从被白宏升出卖之后,性情已经变得众人看不懂了。

郑飞跃看着视死如归的众人,心中感动,表面却是一副拿你们无可奈何的模样。

“你们啊,什么都好,就是太傻!”

语毕。

郑飞跃转向江彬,眼中战意沸腾。

其他人也都汇集于他身后,拿出各自的武器,沉默地做着最后一战的准备。

郑飞跃扔出寄魔珠。

滔天魔气涌现,张献忠哈哈笑道:“如此惊心动魄的场面,怎能没有我张献忠?江彬鼠辈,若非我本体不能出现,你以为能在下界横行无忌吗?”

江彬脸色微沉,轻轻地拍打着手中双刀:“看来你们是真的活腻了,也好,那就干掉你们,再说其他的事情!”

郑飞跃前踏一步。

身手从空间内取出一杆白金色的棋子。

紧接着,他又拿出一面白金色的盾牌。

再然后,他拿出一个白金色的小瓶子。

号令之旗,圣物之盾,永恒之泉。

三大利器拿出后。

身边几个宿主同时出现了神色波动。

他们能感受到,自己的一丝丝力量,在向郑飞跃汇集而去。

不仅是他们。

此时此刻,世界的宿主,只要是在郑飞跃的关联列表之内,都有同样的感受。

而与此同时。

郑飞跃的实力也一点点变强,很快便超过了身边的秦龙和暗夜两人,但这并非顶点。

他的实力还在增强,最后连张献忠都为之变色。

因为郑飞跃的实力,直追他的本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