罗浏公路上,大队的鬼子跟随在坦克的后面,艰难的在泥泞中前进,在鬼子的心中,前面有战车,他们只需要平推过去就能让谭家桥的敌人崩溃!

三十三旅已经在谭家桥准备了一夜,以前罗店没失守,谭家桥还不是最前沿,可是现在不行了,罗店彻底失守,十一师不能再放松了,后勤仓库中一直没舍得动用的地雷部被三十三旅领了出去,趁着昨天晚上的大雨,都埋进了罗浏公路,然后弟兄们在公路上挖沟、堆石头、放置大量的木头,反正一切能想到的办法都想了,就是不想让鬼子的坦克在公路上走,至于原野,恐怕鬼子的坦克进去就动不了,被雨水泡过的土地根本无法承受坦克的重量。

“鬼子来了!”

埋伏在公路两侧的弟兄们感受着公路上的动静,手握绳子的弟兄抬头说着。

“别着急,等鬼子的坦克自己往地雷上面走!”

旁边的军官一副悍不畏死的模样。

“哒哒哒……”

“咚咚咚……”

鬼子似乎也知道,越靠近谭家桥,应该越小心,战车上的机枪开始咆哮,扫射着道路两侧一切可疑的地方,可是茂盛的棉花地里面,三十三旅的弟兄们一直在忍耐,哪怕是中弹了,他们也会死咬牙关,旁边的弟兄也会帮助伤兵把惨叫声捂回嗓子眼。

“一、二、……”

拿着望远镜的军官数着公路上的鬼子坦克,浩浩荡荡的队伍中,打头的只有两辆坦克,后面伴随的步兵密密麻麻,根本没办法估算。

“拉!”

娃娃脸少女开花树下好活泼

军官的手势下劈,命令引爆地雷!

“轰、轰、轰……”

“叮咚……”

一连串的地雷爆炸声,让刚刚踏进地雷阵的坦克震动着,被爆炸的威力抬离地面,很快就落了下来。

“噗噗噗……”

地雷的弹片四溅,扫射着后方跟进的鬼子。

“啊!”

弯腰持枪跟进的鬼子惨叫着,然后条件反射一样的爬了下来。

“哒哒哒……”

“砰、砰、砰……”

公路两侧的棉花地传来密集的枪声,埋伏在地里面的弟兄终于开火了,密集的子弹扫像公路上的鬼子。

“冲啊!”

“冲啊!”

震天的喊杀声响了起来,迷蒙的细雨,步枪的射击精度不能保证,三十三旅的弟兄还是习惯刺刀见红,冲上去剁了鬼子。

“哒哒哒……”

爬在地上的鬼子机枪手开始还击,朝着枪声震天的棉花地。

“轰、轰……”

冲锋的弟兄弯着腰,不停的朝前投掷手榴弹。

“噗嗤、噗嗤……”

随着几个弟兄踏上公路,刺刀捅进鬼子的身体,惨烈的白刃战开始了。

“杀死给给!”

鬼子军官嘶吼着,挥动指挥刀,大量的鬼子从地上爬了起来,挺着刺刀勇敢的上前。

“杀啊!”

“杀啊!”

棉花地里面,连绵不断的喊杀声在持续,鱼贯而出的弟兄嘶吼着,刺刀、大刀不停的闪动寒光,紧接着冲上公路……

“八嘎!”

“支那人陷进!”

“撤退!”

鬼子的军官脸色发白,短短的几分钟,冲上公路的守军已经超过了一千人,后面还有不停的呐喊声,鬼子不知道这片棉花地里面还有多少守军会钻出来,慌乱的下达了撤退命令。

“噗嗤、噗嗤……”

“砰、砰、砰……”

“哒哒哒……”

鬼子开始撤退,就是三十三旅享受胜利果实的时候,被追上的鬼子要同时面临几柄刺刀,追不上的弟兄在努力射击,步枪、机枪的弹雨追着鬼子的后背。

“别追了,打扫战场,把那玩意给劳资炸了!”

胡琏阻止了追击指着公路上矗立的两个铁王八!

“哐当!”

“砰、砰……”

“兹拉!”

两个弟兄爬上鬼子的坦克,掀开顶盖,朝里面打了两枪,然后拉动手榴弹的导火索,扔了进去,顺手盖上盖子,然后跳了下去!

“轰、轰……”

“轰隆、轰隆”

里面的鬼子在地雷爆炸的时候已经死透了,但是扔下去的手榴弹引爆了坦克携带的弹药,坦克发生了二次殉爆。

“当啷、咚咚……”

铁质的盖子被掀飞,然后重重的砸下,坦克震颤着,炮塔像失去了脊梁一样,耷拉在地上……

“哒哒哒……”

公路上的喊杀声刚刚告一段落,在三十一旅警戒罗店的方向,传来了捷克式极强的嘶吼声。

“砰、砰、砰……”

“哒哒哒……”

紧接着,三八式步枪的射击声和歪把子机枪的还击声响起。

“是东边的枪声,二营接敌了!动作都快点!”

赵亮嘀咕着,然后大声的让弟兄赶紧继续挖战壕。

在三十一旅的布置中,六十二团一营和二营向前警戒,三营、六十一团充当防守的预备队,以及进攻的先头部队。

“八嘎,那边有动静了,继续前进!”

趴在冯锷对面的鬼子趴不住了,他们的目的是来试探守军火力和战线的,被一支步枪给吓回去,除了挨耳光,他们恐怕还会被其他部队嘲笑。

“嗯?”

冯锷的瞄准镜中,地上几坨黑影在蠕动,这些鬼子变聪明了,忍受着地上的泥泞,直接开爬了!

“不准开枪,让鬼子慢慢爬!”

冯锷大声的呼喊着,现在他不怕暴露位置了,告诉鬼子阵地在这一线又怎么样?反正这只是前哨!更何况,那边已经暴露了阵地的具体位置,只要鬼子不蠢,也能大致的推算出这边阵地位置。

“支那人难道没有在这边设置阵地?”

在地上爬的鬼子嘀咕着,他们已经爬了十多米了,被说机枪的扫射,连步枪的射击声都没了,仿佛刚刚的两发子弹只是个意外一样。

“要爬到什么位置?该死的支那人,他们不是习惯于用机枪扫射的吗?”

地上的鬼子诅咒着,抬起头看着接管指挥权的老兵。

“一直到支那人的主阵地为止,被说话,注意周围的动静!”

鬼子老兵呵斥着不耐烦的补充兵,然后硬着脖子继续向前。

“一百米,弟兄们准备,鬼子只要敢站起来,就打兔子了!机枪不准开火!”

冯锷瞄准镜中,鬼子越来越清晰,在枪口转动间,冯锷估计对面的鬼子最多只有二十多个,一个小队都没有,那就别想自己暴露机枪,虽然这机枪也是个火力点的幌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