牛小强想到这里挠了挠头,收拾好自己的文件夹,起身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,继续审阅集团公司的其他文件。

约莫下午三点,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。于思梅帮忙接的电话:“你好,这里是牛秘书办公室,请问你是哪位?”

“我是张小兰,请问牛秘书现在有空吗?能否让他接一下电话?”

于思梅跟张小兰也算是老相识了,她立马点头答应:“我这就把电话交给牛秘书。”

把电话递给牛小强的时候,于思梅顺带着说明了打电话过来的是张小兰。

牛小强微微点头,拿起电话笑着问道:“小兰,你是不是已经回国了?”

张小兰嗯了一声:“我刚刚到达凹山镇,现在正准备去海森电子厂视察工作,你要是有空的话就过来一趟吧,我有点事情想跟你说说。”

海森电子厂名义上是一位名叫海森的美国富商投资的外商独资企业,实际上这家企业是牛小强和张小兰联合投资的,牛小强占据着海森电子百分之九十的股份,剩下百分之十属于张小兰所有。

牛小强回国后一直都没有去海森电子厂考察,不是他不想去,他只是为了避嫌而已。

张小兰对外是海森电子长的技术顾问,她去海森电子长视察工作完全说得过去。

牛小强一听她想让自己过去视察工作,立马就点头同意了:“好的,我这就过去。”

牛小强挂断电话后对于思梅交代了一下,随后起身前往海森电子厂。

古风清新小女生春日唯美

海森电子厂目前一共拥有两条彩色电视机生产线,年产能达到了九万台。这些电视机目前全都在国内销售,并未进行出口。

彩色电视机的售价要比黑白电视机高出两倍有余,随便一台大屏幕的彩色电视机就能卖到一千以上,年产值将近一亿元人民币。

牛小强抵达海森电子厂的时候,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等候的张小兰和刘心武。

海森电子厂目前的最高管理人是李晓峰的外国媳妇崔西,由于崔西年前回美国办理个人事务去了,因此目前工厂的事务基本都是由刘心武在主持。

刘心武是个电子技术方面的高端人才,还曾被牛小强带着一起去美国学习深造过。

他学完归国后被任命为海森电子厂的首席技术官,刘心武之所以陪同张小兰一起等候牛小强,最主要的原因是想了解一下李符莜的近况。

他跟李符莜名义上是男女朋友关系,原本刘心武以为李符莜很快也会回国工作,没想到最终却等来了李符莜留在美国工作的消息,这让刘心武的心里颇为难受。

李符莜现在已经被任命为波士顿宇航公司的总裁,专门负责生产和研发无人机。目前波士顿宇航公司正在跟洛华展开合作,从军方手里接到了大笔高利润的订单。

由于工作太过繁忙,李符莜已经很长时间都没跟刘心武打过电话了。刘心武每次给他打电话的时候,李符莜不是去产线搞调研,就是闭关搞技术研发,十次电话能接两次就算是很不错了。

刘心武很稀罕李符莜,他为此焦急不已,生怕李符莜在美国移情别恋,把自己给甩了。

他很想趁着这次机会当面向牛小强打听一下李符莜现在的情况,要是能打听到李符莜现在对自己是个什么样的态度,那就更好了。

牛小强加快脚步走到两人跟前,笑呵呵的跟两人打招呼。

张小兰一路舟车劳顿,看上去有些疲倦,精神头不是很足。

牛小强一脸关切的问道:“张小兰,你还好吧?要不要先去歇息一下?”

张小兰笑着摆摆手:“我还好,还是等到视察完了再歇息吧。”

牛小强哦了一声,扭头看向刘心武。他早就猜到了刘心武的想法,不等刘心武主动打听,牛小强就先一步说道:“刘心武,你是不是想问问李符莜的情况?她现在很好,就是工作比较忙,平时没有多少休息时间,否则的话我这次一定会带着她一起回国看望你的,还望你不要介意哟。”

刘心武听到这话显得很是开心,牛小强的话表明李符莜还是很在乎自己的。

只见他很是大度的笑道:“忙工作是好事情,我怎么会介意呢?那什么,不知李符莜现在在忙些什么啊?”

牛小强笑着回答:“查尔斯财团新成立了一家小型飞机制造公司,李符莜被任命为这家公司的首席技术官和总裁,公司的管理和技术研发工作她都要参与。”

刘心武哦了一声,喜笑颜开道:“李符莜比我可要厉害多了,居然都能造飞机了呢。”

张小兰笑着插口道:“走吧,咱们去厂里转转。”

两个男人立马点头,三人一起走进了厂区。

由于海森电子厂是生产电视机的企业,因此对于生产环境的管控非常严格,想要进入生产车间必须要先换上无尘服。

三人各自进入了更衣室,男女更衣室是分开的。刘心武趁着张小兰不在场,一边换衣服一边小声问道:“牛秘书,不知李符莜她……她有没有那什么啊?”

牛小强忍不住笑道:“你是不是担心她在美国搞对象啊?”

刘心武颇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然后鼓起勇气道:“恩,我确实有点担心,虽然我跟她有那么点感情,但如果长时间不见面的话,再深的感情也会变淡的。”

牛小强微微点头:“李符莜工作太忙,连搞对象的时间都没有,因此她暂时还没有出现你担心的情况。”

刘心武哦了一声,接着问道:“那你知道她现在对我是个什么心态吗?或者说……或者说你知道她对另一半的要求是不是提高了啊?牛秘书,你不用担心我接受不了,有什么话请直接告诉我行吗?”

牛小强摇摇头:“这我哪能知道?这种事情我又不好多问,不过根据我的感觉,李符莜的心里应该还是有你的,至于你在她的心里有多大的分量,那就不好说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