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廷川听着许星辰这么一说,楞了下,但是随即一笑。

“是啊,当然高兴啊!”

被如此反驳,许星辰心里又是一堵。

本来就不痛快的心里,现在就更不痛快了,阴沉着的小脸儿,更加难看了,眼中的染上的冷意和不喜,那么的明显。

顾廷川透过后视镜看了眼,嘴角勾了勾,也没有再刺激许星辰。

陆怡然程看着两人之间的对峙,若有所思。

“陆小姐,最近公司做的有声有色啊!”

顾廷川跟陆怡然说起工作来,陆怡然自然赶紧回应。

“顾少说笑了,我们这不过是小打小闹而已。索性,养活自己是没问题的。”

“谦虚了。我想陆小姐野心不止于此吧?”

“呵呵!若是能够发展的更强,公司更加壮大,我们也是为此努力的,就是不知道得何时了。”

“想要壮大,除了能力,也需要机遇。”

卡哇伊美女穿校服图书馆写真

“是啊,机遇是可遇不可求的。”

陆怡然又看了一眼顾廷川,这话,双方之间似乎有些别的意思。

许星辰在后面听着他们这些对话,心中冷嘲,这是打算勾搭成——什么吗?

而她也更加清楚了,陆怡然这个人,真的是为了利益,能屈能伸的很啊!

顾廷川没有直接带他们去吃饭,毕竟时间还早,他带着两人先去会所玩,又叫了几个人,便一起玩,而陆怡然非常兴奋,在顾廷川的这些朋友中互相介绍,陆怡然就已经收了好多的名片,而且顾廷川似乎叫的这几个朋友都多少跟他们可能有工作联系,许星辰就算是再迟钝,也知道,顾廷川这是给他们介绍人脉和声音呢。

没看到陆怡然在那边八面玲珑的跟人打交道吗?

许星辰坐在一旁,这个时候,她又累又心情不好,所以也没有心情去跟学陆怡然寒暄,一个人捧着饮料,眸色淡淡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顾廷川在跟人聊天,偶尔扫了一眼许星辰,看着她然不是之前那个有着爱情的快乐的小女人。

短发,又是那么奇怪的绿颜色,身上衣服脏兮兮的,真真是辣眼睛的。

顾廷川眉目紧蹙,似乎很不喜欢许星辰这个样子。

“顾少,那姑娘……还挺有意思的。”

他身旁的一位小爷倒是盯许星辰很长时间了,不过,是顾廷川带来的,而且看起来不太一样,他倒是也得试探一下顾廷川的态度。

若是那女人是顾廷川的,他也不好下手啊!

可是刚问了这么一句,就被顾廷川狠狠的一个眼神,冰冷的警告了。

“呵呵……那个,顾少,我就随便问问,随便问问。”

说着赶紧端着酒去找别人聊去了。

顾廷川就这么看着许星辰,在许星辰不经意抬眸的时候,突然两人眼神对视。

许星辰眼眸闪了闪,又迅速收回了目光,拿出手机刷手机来着。

可是,顾廷川忽然起身,他端着酒杯,走到了许星辰身旁,身体慵懒往后一靠,似笑非笑。

许星辰当做没有看到他,自顾自的看手机。

只是,没有想到,刷信息,却刷出来了一个霍氏大小姐的绯闻。

绯闻男主没有曝光,但是又是指向了帝城某位大佬,不用说这位大佬是谁。

上面说的有鼻子有眼,霍氏大小姐这样的名媛小姐,强强联合,商业联姻,门当户对的,好事将近的样子。

许星辰掩下星眸中闪过的黯然,迅速管了消息。

顾廷川倒是没看到许星辰在看什么,只是低声开口:“许星辰,你这个人,挺招人讨厌的。”

许星辰冷笑,知道顾廷川讨厌她,这话说出来,她一点不意外。

她不说话,也不反驳,顾廷川忽然一笑。

“也太清高。”

“碍着顾少的眼了,那您别看。”

“生气了?”

顾廷川看着许星辰冷漠的小脸儿,饶有兴致的,喝着酒。

“好吧,之前讨厌你,不过是觉得你可能心机深沉。其实,看你现在这个样子,啧,还有点可怜呢。”

“我不用你可怜。”

“我也没有多余的心去可怜你。不过,好歹认识一场,你要是有什么需要,也可以来找我。”

顾廷川觉得,这是他给许星辰的一点施舍了。

而许星辰的反应,他也早就料到了。

果然,许星辰直接否决,“不敢,我相信我也没有什么需要找顾少解决的事情。”

许星辰起身,除了包厢,去了洗手间。

而顾廷川坐在那里,笑了起来,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。

陆怡然将这一切看在眼里,收回目光,继续寒暄。

到晚上,顾廷川招呼一帮人一起去吃饭,许星辰想要离开,却被陆怡然给压着,怎么都走不了。

她不知道陆怡然是什么意思,而顾廷川之后倒是再没找她的麻烦,跟陆怡然还聊的挺高兴,程,都像是忘记了许星辰一样。

许星辰也是巴不得的,没有委屈自己,吃饱喝足。

就是回去的时候,顾廷川又是亲自开车送他们回去,陆怡然先下车回家,最后,剩下许星辰,顾廷川也没有说什么,问了她现在的住址,给送了回去。

车上,许星辰都在假装闭幕休息,一直到下了车,她忙不迭的赶紧要逃。

“哎,许星辰,你跑什么?我好歹送你回来,连声谢谢都没有吗?”

许星辰脚步一顿,回头,看着坐在驾驶座上的顾廷川,车窗降下,他一手搭在车窗上,笑容颇有些故意。

她只好转身,“多谢顾少了。”

“为了表达你的感谢,你得拿出点诚意来吧。”

“顾少的意思?”

许星辰心里谨慎戒备起来。

顾廷川一笑,“不用紧张,暂时没想好。等我想好了,再通知你。”

许星辰却不想要这种事情被限制着,“顾少,我没有——”

“不要告诉我没有时间。我也不会让你做什么为难的事情,你记着你还欠我人情呢。就这样,先走了。”

顾廷川迅速开车离开,许星辰站在原地,心中憋闷不已。

被他这么的吊着,真的很不爽啊!

欠人情这个事情,她以为随着她跟邵怀明的关系结束而结束了,更觉得她不会再跟这些个少爷们有任何关系,没想到顾廷川厚脸皮的,还来讨人情?

许星辰心有不爽,进了家之后,看到秦雪也没有什么笑容。

秦雪心中一沉,她也看到今天的八卦新闻了。

霍念微小姐跟某人好事将近的消息,不光是八卦新闻传了,就是最近在他们那个圈子里传的也不少。

秦雪也是听人说过,没想到,这几个月前,邵怀明还不想要放了许星辰,不想要离婚的样子,转头就有了新欢。

这个混蛋!

问题是,秦雪现在都还没有收到林晏关于离婚证是否办下来的通知。

之前那次离婚协议签完之后,秦雪觉得邵怀明终于放手了,而邵怀明也就真的没有再来骚扰许星辰。

这个作态,应该是彻底死心了。

按道理,离婚不过就是邵怀明签名的问题,剩下的律师完可以代替他们处理,离婚证总能拿到手吧?

可是到现在都没有。

秦雪是工作忙到忘了,许星辰也似乎没提过。

她不知道如今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了。

“星辰,怎么了?”

许星辰去了厨房,给自己倒了一大杯果汁,走出来坐在沙发上,喝了果汁之后,才低咒了一声,“王八蛋!”

“谁啊?”

许星辰直接说:“顾廷川!”

“他?他怎么了?”

“还不是拿我消遣?偏偏今天他还给我们公司介绍了生意,而且我看怡然姐还要请他帮忙,他以此为借口消遣我。”

秦雪皱眉,小心的说了句,“是不是邵怀明指使的?”

许星辰沉默了下来。

然后,好一会儿,许星辰才摇了摇头,嗤笑一声,“不可能,人家忙着开始新的恋情呢,有功夫管我?”

秦雪心中一道,果然如此。

“可是,你们的离婚证还没下来呢。我不知道林晏是否去民政局处理过,到现在都没有给我消息。要是还没正式办理,那么邵怀明再要结婚可是重婚罪呢。”

虽然这么说,但是秦雪觉得,邵怀明肯定不会做这种蠢事就是了。

只是这会儿,提出来,让许星辰心里有个数。

许星辰脸色沉了沉,她放下杯子,双腿圈起来,下巴搁在膝盖上,沉默了好久。

“我们不急,等邵怀明要再婚的时候,自然会想到先办好离婚的,到时候他自己自然会着急的。”

“是这么个意思。只是我觉得……”

秦雪话又断了,许星辰歪头看了她一眼。

秦雪一笑,“没什么,没什么。我先去洗澡了,”

许星辰收回目光,叹息了声,直接躺倒在沙发上,闭着眼睛,想到了今日被邵怀明漠视的那个眼神,她还是得承认,自己真的有些受不住。

表面上坚强的很,离婚也绝对不拖延,可是感情不是说没就没的。

昔日恩爱的夫妻,如今他带着新欢,当她是陌生人一般,她心中受不住,也是正常的。

她自嘲,许星辰啊许星辰,矫情什么,男人算什么?算个屁!

没有男人她应该活的更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