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师叔,师叔祖!弟子绝不可能拿这样的事情来开玩笑!”

回想起他们这些天辛苦的准备,风一帆忍不住低头叹息一声。他拼死拼活的忙活了这么多天,结果最后发现让人给耍了,搁谁心情也会不好。

“此事是血衣教少主沈康亲口所说,也是弟子亲耳听到的,绝不会有错!”

“血衣教如今大批人马就藏于我落星山后山的飞谷中,原本是暗堂弟子陈雨最先发现的。在接到陈雨报告之后,昨夜我立刻亲自去那边查看过!”

“那里面的确是血衣教的少主沈康,而这些话,也是出自沈康之口,错不了!”

说道沈康,风一帆脸色变了数变。沈康在长山以一己之力抗衡长生教,救了他们这是事实,可以说沈康对方州各派高层都有救命之恩。

而且沈康平日里一直是一副仁义无双的模样,不知道骗过了多少人。

如此武功人品皆为上上之选的青年,竟然是血衣教的少主,简直让人难以接受!

“阁主,这个血衣教少主会不会是人冒充的?”

“不会,师叔,弟子曾亲历长山一战,对沈康的剑意记忆犹新。尤其是战后其感悟的那道恐怖剑意,仿佛能领天地变色,惶惶如剑仙入凡尘,留下令人难以磨灭!”

“这一次,弟子亲眼看到了这股恐怖的剑意,绝不可能有假!”

“这么说来,真的可能是血衣教的阴谋?”

软萌少女大眼圆脸丸子头发型户外俏皮写真图片

“啥玩意,那合着我们准备了这么久白费了?”一旁另一个边上的老者听到这些立刻吹胡子瞪眼,显的很是愤怒。

“这段时间我豁出老脸,连许久未见的老朋友们都说动了,现在怎么跟他们解释?”

“再说了镇北军一万大军军覆没,就算我们愿意讲和,镇北军也绝不会善罢甘休!”

“师叔!”抬头看了老者一眼,风一帆小声的说到“朝廷已经派下了使者前来,来得是暗影卫副卫使封白川!”

“什么?他们这是要来宣战不成?谁怕谁啊!”

尽管知道这一切都可能是血衣教的阴谋,可一听到朝廷来人,这名老者心中还是忍不住浮现一丝莫名的火气。

朝廷与武林之间,就好像是两条线一般,就是彼此的看不顺眼。在老者看来,任你爬的有多高武功有多强,都是鹰犬而已!

“师叔,朝廷不是来宣战的,朝廷的使者是来讲和的!”

知道自家这位师叔当年脾气火爆,谁想到修身养性这么多年还是这破脾气,动不动就要跟人干一场。自己话都没说完呢,他就先忍不住了。

还好这些年这位爷都窝在密地中,不曾外出过半分。不然的话,就这个破脾气还不知道在外面要闹出多少风浪,给他们落星阁带来多少麻烦。

“师叔,师叔祖,封白川带来了朝廷的意思。朝廷已经下令,只要不是方州武林各派主动攻击,朝廷的高手包括镇北军在内,都必须主动退避!”

“甚至镇北军冲击方州武林盟一事,朝廷承诺可以对各派以作弥补,并想邀请方州武林盟一同清缴血衣教!”

“这”三个老家伙互相看了看,眼神一交流瞬间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。

封白川此人在影密卫中地位颇高,而且据说武功超绝,又是坐镇一方。此人出使,这面子和台阶算是给足了。

而且朝廷竟然主动对他们退避,这诚意也的确让人很意外,看来血衣教把他们也逼的不轻啊!

半响后,居中那名眉毛胡须白的老者就忍不住出声问道“阁主心中可是有了决定?”

“师叔祖!”深呼一口气,风一帆满脸意气风发的说道“弟子认为,我方州武林盟可以与朝廷联手!”

“血衣教肆意屠灭我方州各派,可谓罪恶累累,此番又可以挑起我们与镇北军的冲突,其背后的目的让人不寒而立!”

“如此行径我方州各派岂能坐视不理,所以,我觉得”

“不妥!”还未等风一帆说完,老者就直接开口打断了他的话。

“血衣教高手如云,岂是那么好对付的,我们与之交手必会损失惨重!”

“况且,血衣教从头到尾的对手只有一个,那就是朝廷,而不是我们!朝廷主动退避,也恰恰说明了这一点。既然如此,为何我们要主动牵涉进其中!”

“那,那师叔祖的意思是”

“置身事外,静观其变!”

“静观其变?那不就是什么也不做?”

脸色微微一变,风一帆虽然很想反驳这句话,可看到老者又闭上了眼睛。在挣扎了数下后,最后只能叹息一声,将所有的话重新咽了回去。

他明白这些长辈早就没了昔年的热血,他们此时心中想的只有一件事,那就是将落星阁传承下去。

任何可能出现波折的事情,他们都不会同意的!

“是,师叔祖,弟子明白了!”

从密地中退出来,风一帆变得有些心事重重。可随后还是深吸了一口气,收敛了所有表情,这才向大厅方向走去。

此时大厅处,却是一副剑拔弩张之势。封白川这次出使方州武林盟,显然不怎么受欢迎,他的话好像也没多少人愿意信!

三法司那帮王八蛋不是说一切都搞定了么,结果他一来才发现方州武林盟上上下下压根就跟预想中不一样,他们还带这么玩人的!

不过这破活还是指挥使硬生生从三法司那里抢下来的,怎么着也不能指挥使是丢人!

原本是来摘桃子的,结果来了这差点没被口水淹死。指挥使严令要他能忍就忍,不能把冲突扩大,这次任务是真憋屈!

“镇北军偷袭我方州武林盟,致使盟中弟子死伤惨重,这难道也是误会?”

“照我看,你这个朝廷鹰犬就是图谋不轨,想让我们方州武林与血衣教两败俱伤,你们好将我们一网打尽才对!”

“呵呵,这位好汉说笑了!”虽然脸上还是一副笑眯眯的模样,可封白川眼神中已然透着一丝的冰冷。

从一开始到这里,这群人就开始咄咄逼人,真以为他是吓大的。在这里有一个算一个,真正能跟他过手的又有几个?

这要不是为了顾大局,现在他就抽刀把这王八蛋砍了,这群江湖莽汉,简直给脸不要脸!

“风盟主!”在风一帆到来之后,其他人皆是站起来迎接,封白川也不例外。

从他来到现在这位正主就没出来,只让一个长老来接待,把自己晾在这里算怎么回事?

为了这次的任务,咱忍了,这笔账咱们以后慢慢算!

“风盟主,此次在下奉朝廷的意思前来,风盟主应该也已经清楚了吧?”

“封副使的来意我已经知道了,经本盟主查实,方州武林与镇北军之间的冲突确有蹊跷!”

“不错,这次冲突完是血衣教的误会!”来了这么久,总算有一个明白人了,而且还是方州武林盟的盟主。

看来三法司那帮混蛋,也不是啥也没做。这次任务,有戏啊!

“既然风盟主已经查实,那朝廷相与方州武林联手共同清缴血衣教的建议,不知风盟主意下如何?”

“封副使,此事虽然有些蹊跷,但却尚未完查明,是否真是血衣教所为尚未可知,我又怎么能轻下决定!”

“不过封副使放心,在此期间本盟主会严令盟中上下克制!”

说完,风一帆就朝周围各派的代表们大声说道“传本盟主令,自今日起,凡我方州武林盟所属,不得主动挑起朝廷冲突,违者逐出方州武林盟!”

“封副使,你看这样可好?”

“你,你”混迹官场这么多年,封白川瞬间就明白了,这不就是那些老油条们最擅长的拖字决么!

这老奸巨猾的王八蛋,分明是不想与血衣教冲突,所以故意揣着明白装糊涂!

这次任务,看来是悬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