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 .】,精彩免费!

叶楚的随从和那红衣女子,双方一言不合竟然交上了手。

叶楚的那个随从,之前好像听叶楚喊他小六,看上去普普通通,模样一般,身量也一般,白一弦原以为是个和捡子一样的跟班罢了。

他却做梦没想到,这个小六,居然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。

双方战斗到一起,就跟电视上的武侠剧一样一样的,都是飞来飞去的打,不同的是,电视上是假的,吊着威亚,而这两人身上,没有钢丝。

当然了,也没有电视上飞的那么高,那么夸张。可即使如此,也已经让白一弦十分的震惊了。

那红衣女子的武功,在白一弦看来已经是十分厉害了,可没想到,她根本不是那小六的对手。

红衣女子身后的黄衣侍女见状,担心小姐受伤,也加入了战斗。可她攻击的并不是小六,而是小六身后的叶楚,这是在逼迫小六回身救主。

,最新-章R》节上●(N0)

小六果然放弃了攻击红衣女子,转而去帮叶楚挡住攻击。其实他明知道叶楚的功夫也是不低,黄衣侍女并不是叶楚的对手。

但知道是一回事,有人攻击主子,他救不救驾就是另外一回事了。黄衣侍女攻击叶楚,即使没有危险,但小六不救,那就是失职。

身为公子的贴身护卫,这一点是必须要拿捏清楚的。公子的身家性命才是最重要的,其它一切都是浮云。

白色简单又美好

叶楚站那没有动手,好似料到了小六会回身来救,依旧一副淡然的模样。

小六果然没有令他失望,在黄衣侍女攻击到之前,他已经后发先至的挡在了叶楚的前面。

随后,小六一人,对战两名女子,竟是丝毫不落下风。

不但不落下风,甚至还绰绰有余。那两名女子似乎也知道自己不是小六的对手,大约也是萌生了退意。

两人紧攻了一阵子,突然毫无预兆的转身就飞奔而去,非常的默契,很快消失不见了。

小六若是要追,自然能追上,不过如今公子身边只有他自己,他也害怕会是对方的调虎离山之计,所以并没有追赶。

任何时候,他都必须以公子的人身安全为优先考量。

叶楚开口说了几句什么话,那小六伸出手交给他一样东西,似乎是从那红衣女子身上摘下来的。

叶楚接过看了看,随手就装了起来。随后,两人双双往两名女子离开的方向而去。也不知道是去追踪,还是他们原本的方向就是那边。

只是转瞬之间,那里就悄无声息,再无一点动静了。

“我去,原来叶楚这货居然也会功夫……本来就帅,又会武功,家世看上去也不错,岂不迷倒万千少女?”

白一弦坐在马车里,震惊之余还没来得及下车,人家就已经结束都离开了。

他砸吧砸吧嘴,掀开车帘跳下车,来到了刚才叶楚等人的所在地。

这里并不开阔,也有许多树木,因此双方都有些没有施展开来。

白一弦发现,周围的树上都是道道很深的剑痕。当下心中惊叹不已:我勒个去,这可都是真家伙啊,这要是砍在人的身上……

白一弦想到那一幕都忍不住的打了个冷颤。

回到马车上,白一弦就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之中。他心中有些懊悔,早知道叶楚和小六都视会武功的高手,他还找什么红衣女侠啊?

直接找叶楚和小六不就得了?他要早知道,当初说什么也得对那两人客气点啊。不行,下次遇到了,说什么也得问问他们功夫的事儿,若是能教教自己,那就最好不过了。

自己要是学会了,又长得这么帅,岂不也能风靡万千少女?

不过话又说回来,昨天那红衣女子向自己打听叶楚,莫非是自己误会了?

其实不是她喜欢叶楚,而是为了跟踪叶楚,说不定是要对他不利的?不然怎么还能打起来呢?

在这一瞬间,脑海里那些武侠剧,什么追踪,刺杀等等情节统统都冒了出来。

之前之所以想成了爱情剧,而没有想到武侠剧,是因为他潜意识里依然觉得武侠剧不现实,俊男美女在一起自然是爱情剧。

现在看来,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嘛!

卧槽,那不完了?貌似叶楚的行踪还是自己透露出来的……人家拿自己当朋友,好心来告别,自己却转眼将人家的行踪泄露出去,那自己岂不成了背叛朋友的小人?

最关键的是,叶楚和小六若是知道了此事,会不会觉得自己不够意思,是背叛者,然后来找自己麻烦?

可自己又不知道,按理不知者不罪。但他们那么厉害,万一不讲理,那自己岂不是死定了?

那自己还是以后不要跟他们见面了,功夫的事情,还是问别

人吧。

白一弦非常纠结,随后又觉得,也不对啊,叶楚是自己的朋友,红衣女子救了自己和止溪,若是他们打起来,自己该站哪边?

白一弦完全陷入了自我的世界之中,旁边的捡子和小暖虽然也觉得惊奇,但也只是一脸的兴奋,并没有像白一弦这样。

其实这也很好理解,相当于从小到大深埋于心底的武侠梦,突然有一天发现,有了可以实现的可能。

捡子和小暖没有看过武侠书,没有看过武侠剧,从小到大并没有这方面的心思和梦想,所以想的也没有白一弦这么多。

“少爷,少爷!”小暖见白一弦从刚才回来马车就不说话,眼看小半个时辰都过去了,他一直像刚才那样不言不语,小暖有些担心,便开口唤了几声。

这不叫不要紧,一叫少爷,白一弦到是回神了,却又把主意打到了小暖和捡子的身上。

白一弦从来了这个世界,就没见过武功,红衣女子是第一个,所以他一直认为,就算是这个时代中,会武功的也是极少数。

可最终没有想到,随便认识的一个叶楚和他的随从都会。就是那个红衣女子的侍女也会。

随从和侍女啊,连他们都会,白一弦就有些忍不住了,开始怀疑自己之前的推断,觉得是不是这个时代的人,其实个个懂武功?

他看着捡子和小暖,突然没头没尾的来了一句:“们会不会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