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恭喜您!运气爆表,获得武功《先天功》七品!”

“恭喜您!获得黄金三两。”

“恭喜您!运气爆表,获得武功《一苇渡江》七品!”

周恒连续打开了三个铜福袋。

三两金子!

一门内功!

一门轻功!

这让他眼睛一亮,心中欢喜。

这正是他现在所需要的!

经过玄央这一战,周恒的内气得到了极大提升。

虽然释放那一击五雷正法用的是“巅峰卡”,但毕竟是调动了他体内的内气作为灵引,让他在施法的一瞬间体会到内外交感,引气入体的感觉。

并且,真的有那一丝丝的天地元气被炼化,成为了周恒的内气。

唯美蕾丝透纱少女清甜可人唯美写真

对于九品武者来说,哪怕只是这样一丝丝的天地元气也能带来极大的好处,最直接好处就是他的内气两迅速膨胀,真内功心法的熟练度直接大成。

八品真内功心法:大成(25654000)

并且还和五行雷气交织,让他的内气带上了几分雷霆之力。

这在施展武功的时候用处不大,顶多能加一点麻痹效果。

可是在施展道法的时候,就不同了。

得益于这几分雷霆之力,周恒在释放掌心雷的时候,只需要消耗更多的内气就能直接释放。

无需再用金子做灵引。

这对于周恒来说真的是天大的好消息,可以节省一大笔巨款。

那张巅峰卡用得可太值了。

“我的真内功心法差不多再过一个月的时间,应该就可以圆满,将完成炼形筑基,踏上易筋洗髓的八品境界。”

周恒内视自身,体悟内气运行,对自己现在的修为境界有了一个明确的概念。

真内功心法修炼到八品就已经到顶。

若想要更进一步,脱胎换骨踏上七品的层次,就需要更高品的内功。

先天功来的正是时候!

这是一门道家吐纳炼气之功,十分玄妙,炼就的内气略带几分先天真意,具有些许六品层次才能练成的真气特征,可谓之“先天内气”。

并且,此功对温养玄关祖窍也有极大效果,可在真正下三品的时候,就拥有几分开启玄关祖窍的神异,施展类似精神穿刺,精神震慑之类的玄奇手段。

简而言之,修炼先天功的武者,将会在下三品的层次就拥有一些细微的中三品特征。

这种效果的武功极其罕见,就算是在当世武道大宗,恐怕都足以被列为“不传之秘”。

——七品内功的层次有高有低,一些比较普通的仅能让武者从八品修炼到七品,再难更进一步,而更高级的一些则是直指六品,但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。

如先天功这般,不仅直指六品,在修炼之后还会具备诸般特殊神异能力的内功,就属于七品里最为高级,最为稀有的那种。

“一苇渡江的七品轻功也很不错,正好可以弥补我轻功上的短板,嗯,接下来轻功的确要着重修炼了。”

周恒暗下决心。

先前他会的轻功里最高级的也就是一门八品的云游无痕步,熟练度还不怎么高。

平时还不觉得有什么问题。

毕竟有敏捷的基础属性加成,就算只用一门八品轻功,速度也比绝大多数八品武者快得多。

因此,周恒对轻功方面并没有太过注重。

一直都是专心修炼内功和招式。

可是先前遭遇晁显的追击,面对一个七品巅峰的速度,他终于体会了什么叫做轻功用时方恨慢。

自己的轻功太差了。

速度太慢。

就算有敏捷属性的加成,都比不过真正的强者。

必须要好好练习轻功。

一苇渡江的确很不错。

关键还很帅!

“那么接下来就是让人期待的金福袋,也不知道能开出来什么?”周恒怀着期盼的心情,打开了仅剩的一个金福袋。

“恭喜您!运气爆表!获得武功《紫雷七击》绝四品!”

居然是一门刀法!

绝四品?!

周恒看着自己脑海里浮现出来的一本不停闪烁紫色雷光的书册,不由咋舌。

先前开到的五雷正法金书,也不过就是宗五品。

没想到这第二个金福袋抽到的东西居然又高了一品,实在是有些意外。

紫雷七击,又称紫雷刀法。

这门刀法共有七招,以电劲为主,以刚猛霸道见称,威力一招比一招强劲。

从品级上来看,最后一招,应该可以达到四品绝顶高手的层次。

这门刀法也正好和周恒的真气特性相符合,也许还能配合掌心雷或者五雷正法使用,说不定能让威力倍增。

不过,现在最大的问题在于——

“我能学会这门刀法吗?”

周恒有些忐忑地开始参悟紫雷七击,之前参悟五雷正法金书时,那种怀疑人生的感觉,他毕生难忘。

“您正在参悟武功《紫雷七击》绝四品,因先前有过刀法和雷法的基础,您参悟的难度降低了,熟练度+02。”

……

“您正在参悟武功《紫雷七击》绝四品,因先前有过刀法和雷法的基础,您参悟的难度降低了,熟练度+01。”

……

“恭喜您!武功《紫雷七击》绝四品的熟练度达到1,正式学会这门武功!”

……

“恭喜您!由于您先前有过刀法和雷法的基础,对武功《紫雷七击》绝四品的体悟加深了,熟练度+3000。”

……

整个过程顺利得让周恒差点再次怀疑人生。

太快了!

太顺利了!

不过,其实在参悟的过程中,他就已经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。

紫雷七击不同于五雷正法,并非只是单纯的一种攻击手段。

而是分为七招。

最初的几招远不能和最后的几招相提并论,而前面的这几招对于现在的周恒而言,参悟起来并不是很困难。

并且这样的绝四品武功,熟练度的等级也不再是简单的初级中级等。

而是以层数来划分。

绝四品紫雷七击:第四层(14000)

以周恒现在第四层的熟练度,只能施展出紫雷七击的前四击。

第一击:春雷暴殛!

第二击:天旋雷转!

第三击:沉雷地狱!

第四击:冬雷霹雳!

若是要强行施展第五击,多半会炸开身经脉,当场暴毙。

甚至第四击,他都有些勉强。

以周恒现在的修为,一旦施展出第四击,恐怕是会直接消耗完身的内气。

当然,威力也是极强的。

只要被这一击“冬雷霹雳”斩中,就算是七品巅峰的高手不死也得半残,若是普通的七品,当场就会被紫电气劲劈成焦炭。

能让一个九品巅峰的武者拥有这种水平的战力,这紫雷七击不愧是绝四品的武功,当真是强横到了极点。

当今世上,恐怕也只有一些顶尖武道大宗或者古老世家里的绝妙传承,才能够与这门武功相比了。

普通的江湖人士乃至一般的宗门弟子,几乎不可能掌握这种层次的武功。

“那么问题来了,我是从哪里学来的?”周恒想着给自己编造一个借口,忽然他心头一动,“还编什么借口,大能转世不就完事儿了?”

他的心情一下子就舒畅了起来。

这个不存在的“前世”还真是最好的背锅侠。

太好用了。

“以我现在的内功修为,已经算是九品巅峰,等真内功心法圆满,登上武道八品之后,就修炼先天功,到时候我应该能真正和七品巅峰的高手过招了。”

周恒对自己的实力成长很满意,他预估自己在八品之后,实力应该能排进人榜前五十的样子。

再往前的话,就会碰上一些顶尖大宗门大世家的弟子,或者就是一些奇遇惊人的幸运儿,还有一些隐世门派的弟子。

这些人修炼的武功基本都堪称不世绝学,未必会比紫雷七击差。

实际上,到了人榜前二十甚至前十,掌握一门高层次武学招式的基础运用,差不多都成标配了。

比如程绛简,她就曾在观纯阳宫的镇派神兵后感悟出一式剑招,品级不低于绝四品,。

并且由于这类似于她自创的剑招,相比起学习参悟来的招式,威力更强。

人榜排名越靠前,武学传承就越高级越恐怖。

甚至有传言当世人榜第一,号称‘剑痴’的方文,曾见古代仙神演法,悟得三招仙家之剑,玄妙至极,无人能敌,其意境高邈,直指三品天人之境。

“不能膨胀,这个世界的强者还是很多的。”

周恒在心里告诫自己,同时也是在督促自己要更加努力地修炼,不要因为一点实力的进步就自得。

“唔唔……”

这个时候,原本昏迷不醒的沈晶晶哼哼了两声,缓缓睁开了眼睛,她迷茫地看了看周围,“这是哪?发生了什么事情?我刚才怎么了??”

她整整昏过去了一场惊天大战。

……

这次余洋县城的剧变,对于许多人来说是劫难。

可对于一少部分人来说,却也是难得的机缘。

比如陈飞鸿和陈松这一对姐弟,就在这场巨大的变故中得了不少好处。

搜刮了不少死人财。

并且,在城南边的禁制被五雷正法劈碎的时候,他们意外被逸散的雷光击中,非但没死,还吸收了其中的一点点天地元气。

这让他们突破了曾经桎梏的武道层次,踏上了七品,甚至因为经历过了生死之间的大恐怖,他们自身对武功的理解也更加深刻了。

简直可以说是脱胎换骨一般的变化,实力更是可以说是爆炸式的增长。

这让他们两个一下子信心大增。

此时,这一对姐弟就住在距离周恒住的客栈不远的酒楼上,他们遥望着那家客栈,眼睛微微眯起,目光里透着寒意。

“姐,你什么打算?”陈松询问道。

“当然是击败他,夺回原本应该属于我的位置。”陈飞鸿沉声道:“现在六月已经快过去半个月了,再不击败他,各地布武司都要开始上报近期战绩了。”

虽然现在她才刚刚稳固了体内暴涨的内气,但已经压抑不住要去击败周恒的冲动,恨不得现在就过去周恒的房间,与他大战一场。

“那样等下个月人榜公布,姐你就被除名了。”陈松轻喝了一口酒,笑道:“那个排名这么重要吗?”

“当然重要!”陈飞鸿脱口而出,连解释都没解释,仿佛这是理所应当的事情。

“我的想法就很简单。”陈松的脸色阴沉下来,冷哼道:“他曾折辱过我,我要杀了他一雪前耻,现在我已经七品,就算他有利器在手也没用!”

“不,周恒那双利器手套太过厉害,你手里的兵器有可能一个照面就被捏碎。”陈飞鸿却是摇了摇头,道:“你的功夫都在兵器上,拳脚逊色不少,没了兵器,就算修为高也未必能胜过他。”

在下三品阶段,大多数人拼的都是身体,没有太多玄奇秘术和诡异能力。

这种情况下,若是没了兵器,还不擅拳脚,的确有可能被比自己修为低的人乱刀砍死。

很正常。

“姐,这个你不用担心。”陈松却是淡淡一笑,胸有成竹道:“明日我会公开去找他挑战,并挑明他出身不凡,有利器在手,能以兵器压人。

“江湖上最多的还是普通人,是那些出身不同郁郁不得志的人,这些人最记恨的就是那些出身不凡,天生就比他们高许多的天才们。

“这些人会成为我手里的枪,只要这样的枪足够多,针对周恒的舆情论调就会异常凶猛。

“届时,我自可裹挟大势,找一个合适的理由,让周恒只能用那把百炼之兵,只能用刀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