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桑木兮高声惊呼:“这东西,哪里来的尾巴?!”

妖兽体型虽然大,但是看了这么久,子桑木兮肯定它身后是没有尾巴的!整个看上去,就是一团毛球,超大号的那种。

怎么冒出来条尾巴来?

俞秋静解释道:“这种妖兽平时会将尾巴藏起来,遇到危险或是作战的时候,才会将尾巴亮出。这尾巴的攻击力很大,长得又长,特别适合群战。”

因为尾巴,玄门正宗的人不好靠近妖兽,转用远攻技能。

子桑木兮摸摸下巴:“师叔啊,我多嘴问一句,这妖兽平时也是这种性格吗?好好的,突然发狂?”

俞秋静摇头:“不,从没有这样过!困兽斗的时候,妖兽只会被弟子身上的香味吸引,那种味道不会刺激到妖兽,再说了,这些妖兽从小就养在玄门正宗里,对外人龇牙咧嘴,但没有对自家弟子凶过。”

因为快要大比了,各门派的早课多是热身为主,俞秋静特意挑了一只,脾气最好的妖兽来做困兽斗的。

而且在陆离之前,不包括那些外出没有回来的内门弟子,也有七八个人玩过困兽斗了。

子桑木兮虽然在一边和其他人说话,但她一直有注意法阵里的情况。

陆离之前,妖兽都很正常。

陆离进去后,刚开始也正常。妖兽发狂是突然的。

逆光小清新长发美眉大胆诱人私房写真

那说明,有什么原因,导致了妖兽发狂……

法阵消失后,周围人有跟着玄门正宗弟子离开的,有拿着武器上来帮忙的。子桑木兮看了看,帮忙的人,多是老乡。

各门派间的弟子配合起来很默契,不过和其他人打配合,走位就乱了。

子桑木兮有一种,回到东海渔村的感觉……那个时候,成言就是指挥着几个人乱打一通的。

虽然穿越者分散在九州修真界的各大门派里,但相同的特殊身份说明之后会有关键的交汇线。

然而混了百年,这些人完不知道如何配合。

子桑木兮分析了一下,在场的这些老乡出自不同的门派,各自的绝招,不知道是不是刻意的,竟然相互之间可以去取长补短。

拿熟悉的人来比喻。

翘课来的张一帆,和陆离。

一个单剑近攻,一个双剑远攻。远攻制造机会让近攻上前,近攻一套技能还没放完,妖兽视其为目标攻来,跟着,远攻出招,一来拦住了妖兽的攻击让近攻技能得以打满一套,伤害更多,二来,有近攻的压制,那远攻的技能起码也发挥出了七成的实力,三来,远攻有拉人的技能,可以将近攻的人从危险中拉回来。

这一波配合的很好,不过看上去,应该是巧合……

之后就没见到两人间有什么像样的配合。

还有另一边,不同门派的两个老乡,正好也打出了一套配合。一个老乡的大招结束后,另一个老乡接着开招,明明是不同门派的大招,居然能连贯起来!威力也提升了不少。

就是这个接招的时机不好找……

子桑木兮越来越有一种,各大门派间有什么关系的感觉。

之前看见的,成言陆离和穆冉冉,三人配合的还不错,以为是时间久了的默契。

现在再想,天山缥缈峰和玄门正宗的技能,也是可以配合起来用……

要不,试试?

可是冉冉不在啊……

乖孩子在上早课吧……

子桑木兮正想着,远处飞来一个小姑娘,直接撞到她怀里。

“木姐姐!你没事吧?”

子桑木兮无语了一个,刚夸完乖的孩子,就逃课了?

至少现在可以实验啰……

“冉冉,去帮忙,和二言配合。”

“好!”

穆冉冉飞了过去,子桑木兮叫下天书,打开千里传音聊天群——

[子桑木兮]:各位兄弟姐妹们!帮我做个实验!

[玄门二货]:不是吧大姐,这个时候,你要搞什么?

[石安]:不要意思打扰一下,楼上是谁?

[穆冉冉]:是成师兄哟~~~

第一次看见这个ID的人,特别配合的发了一连串的点点点出来。

[顾骏]:不错,这个ID很符合他的气质!

[乐禾]:顾骏,你坏队形了!

[陆离]:歪楼的回来!

陆老板发话,大家赶紧闭嘴。

[子桑木兮]:呼呼,那我来简单的说说这个实验。冉冉,一会儿你过去打金刚伏魔拳,二言,自己找找时机,在拳法结束后,立刻接上劈山决,我要看效果。

[玄门二货]:你要看两招的伤害有多大,还不如让冉冉和我同时开招呢。

[子桑木兮]:你懂什么?同时打和连续放,维持的时间就不一样,伤害当然会更多了。

[张一帆]:弱弱的发个言……木兮啊,你这个想法没问题,但是放招的两人,尤其是第一个近攻的冉冉,会不会被妖兽反打了?

[子桑木兮]:根据我的计算,妖兽就算想反打也打不出来才是,所以我才要做这个实验嘛。你担心的也对……天书,去冉冉那边,做好开阵的准备。

其他人在子桑木兮的安排下,分散妖兽的注意力,让穆冉冉可以靠近。

孩子拿出护指带上,小拳头朝着小山般大小的妖兽挥去,一套金刚伏魔拳对妖兽的伤害有限,在要打完时,妖兽发现了穆冉冉,回头攻来。

这时,成言在后面不远处,开出劈山决来。

不用担心打到穆冉冉,这孩子的瞬移很厉害的。

只是避开了劈山决,不一定能避开这么巨大的妖兽。

天书花花时刻准备着,等着妖兽的爪子到面前,立马就开阵!

在场的除了穆冉冉,完相信她的木姐姐,其他人包括成言陆离都捏着一把汗。

眼看这个距离危险,成言大喊一声:“天书,开阵!”

可是天书没反应。

而在同时,妖兽拍过来的爪子,突然停在半空。

大家一看,不光是爪子,整个妖兽都像死机了似的,突然不动了。

“冉冉,快走!”子桑木兮喊到,“控制效果维持不了多久!”

穆冉冉听话回到成言身边。

下一秒,妖兽恢复行动,爪子拍空。

群里,张一帆说了一句——

[张一帆]: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,打僵直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