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将锅送给一脸懵b富贵丸后,几个人依旧保持忐忑戒备的心情,一步步绕开那缸不断冒出人脸、手臂、哀嚎声的鲜血,向女伯爵的尸身靠近。

白浪并不认为堂堂一位地狱领主,就这样轻易的狗带在富贵丸这种货色的手里?太可笑了。

他手中加特林保持启动状态,枪管飞速转动,一旦遭遇突发危险,随时可开启‘加特林菩萨物理佛光’来普度众生。

几只沉沦魔也被派过去趟雷,尝试触发隐藏机关,为白浪几人送死开路。然而现实很打脸,没有机关、没有埋伏、没有阴谋,也没有诈尸,一切都安安静静。

他来到书桌前,女伯爵趴伏,一动不动,额头血迹在桌面散开。而他的视线,落在桌面几本散放摊开的书籍上。

降临这个世界后,乐园临时提供简单的读写能力,所以他能看懂基础文字。这几本书的大致内容,是一系列复杂仪式,什么返老还童、青春永驻、魅力永恒……吧啦吧啦。

展开一张折叠的老旧图纸,里面绘制着一个邪恶的魔法仪式阵图。而‘鲜血浴缸’就是仪式核心,勾连着地狱节点的能量,以鲜血为媒,赋予女伯爵强大的魔力、重铸身躯,获得完美的容颜、青春以及活力。

而这一切,充分解释了关底boss为何如此年轻,充满高中少女的违和感。

某本被翻开的书籍中,还记录了当女伯爵结束沐浴鲜血后,会陷入长达半小时虚弱期。她的身体在吸收消化地狱血精的过程中,无法动用魔力,一旦遭遇敌人,只能任人宰割。

“真刻意啊!”白浪突然感叹道。

袁昕也点头赞同:“的确,就像被故意推出来送死的傀儡。”

冯樱顿时泄了气:“也就是说,真正的女伯爵跑掉了?咱们白辛苦了?辛辛苦苦呼吸浑浊的空气,绕迷宫爬五楼,就为了一个假货?”

像邓家佳的运动型少女气质清纯唯美写真

‘谁说是假货,没看到是绿色钥匙吗?’白浪瞟了她一眼,关掉加特林,“如果你有遗憾,可以去泡泡澡当做补偿。我保证不看,就在门外替你守着。”

“才不要!谁稀罕乡下怪物的破烂仪式?我看不上眼,副作用肯定很大。我家又不是没有驻颜的灵药,而且你觉得我需要吗?”冯樱不屑一顾,她天生丽质难自弃,对自己的颜值充满了自信。

无论奥菲莉亚还是袁姐,都对这个‘邪恶仪式’无动于衷。白浪也不稀罕,因为他每重铸一次,都会回复巅峰的盛世容颜。so……驻颜?青春?重铸连刷牙、洗脸、洗澡,深度清洁面部油脂死皮都能轻易做到,谁去选浴血?

“这里环境不错,咱们先休息一下,准备午饭。顺便想个办法,将这个邪恶仪式破坏掉。”白浪看了那鲜血浴缸几眼,打定主意要搞一场破坏。

破坏贵重物品,才能使我快乐。

确认没有危险后,冯樱脱掉鞋子,跳上了那张大床蹦来蹦去,又跑到墙边摘下一个个绒毛玩具开始折腾,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。

袁姐跑去研究屋内的存书,很快就跳出关于‘亡灵法师、骷髅召唤’的书籍,准备带回营地奥菲莉亚掏出白浪给她买的智能机,开始拍照留念,这同样是给营地‘交任务’的必要证据之一。

而白浪则抽空打开了淡绿色的钥匙:

你开启了‘伯爵之女的钥匙’,获得余烬值99点、余烬结晶-神经外科手术、领主之证(尖角,淡绿)、文具盒、时装-护士服。

“伯爵之女?”

白浪仔细品味这个称呼,明白了‘假-女伯爵’的真正身份。

换成这个世界的冒险者,走到这一步后,才不会过分追究真相如何。管她是真是假,明明体内散发着‘领主级别’的地狱之力,就等同于完成任务。而书桌上摊开的书籍,大概是女伯爵故意给留给冒险者的解释与交代。

他突然想到这个世界的水很深。第一次试炼时,‘燃烧之血’是人类阵营提取塑料盟友兽人体内精华的产物,再通过黑市贩卖给其他领主。那么中心医院的领主与人类达成默契,通过消耗一个女儿来应劫,也不是不能接受的事情。

余烬结晶-神经外科手术

‘伯爵之女’是女伯爵近年来所培养最成功的作品,没有之一。她继承了从粉红魔力街区收集的强大魔鬼血统(父辈),利用人造胎盘+高分子合成紫、宫孵化而出,继承自己的医学才华,在神经外科领域拥有‘天才手术少女’的美称。当女伯爵开始享受领主的堕落生活后,工具人少女便接管了改造部门,为母亲制造‘地狱护士近卫队’。

看到这里,白浪眼前一亮,他想到了那些转业做通灵兽的‘护士姐姐’。完美的缝合技巧,堪称艺术品,已经不是单纯的缝合改造,涉及到艺术领域,涵盖了整容整形。

以同行的挑剔眼光来评价,我浪愿称你为‘天才神经外科手术少女!’

领主之证,头部断角(淡绿),一枚。凝聚一位地狱领主体内能量精华之物。可提升地狱血统纯度,增加地狱之力储量上限。亦可上交罗格营地,提交任务,兑换四大势力的奖励。

从三年前起,女伯爵每夜子时都会将女儿置于鲜血中吸收地狱能量,通过催生秘术,加速伯爵之女的成长发育,打造成听话的工具人+替身。伯爵之女拥有领主之躯,残缺的心智。从不反抗,沉默寡言,仅在医学领域展现出天赋。

备注:这枚断角,是她‘强大’的象征。

看到这里,白浪唏嘘不已,多好的一根人造小韭菜,可惜摊上一个邪恶的塑料亲妈。如果他不是契约者,压根探索不出这段辛秘。那么真正的女伯爵呢?又跑到粉红魔力街区避难,顺带收集新的种子,培养第二批用来应劫的女儿吗?

白浪摇摇头,看向第三件物品。

文具盒,普通物品,无价值,可兑换1余烬。

说明:伯爵之女在继承女伯爵高超的医学天赋之余,仍在钻研自学初中一年级课程,偏科严重。数学不及格、化学不及格、物理不及格……历史不及格,生物95分。

备注:此物是热爱学习的象征,理当赠予莘莘学子,不忘初心。

白浪的视线,突然移向抱着一个布娃娃,在角落蹦蹦跳跳的冯樱,接着露出了慈父的笑容。他看向最后一样物品。

护士长制服,覆盖型时装,款式时尚新颖、面料考究珍贵。可提升亲和力,增加魅力。可损坏,防御力为0。每支付30余烬,完美恢复如新一次。

备注:伯爵之女作为中心医院的副领主,同样是‘地狱护士亲卫队’的首领,拥有自己的‘领主制服’,粉红魔力街区首席裁缝大师‘剪刀手爱德华’以大主母的吐丝亲手工缝制。

时装这东西,白浪也有,是华莱士爆出来的‘人类史上第一件婚纱’,款式难看的辣眼睛,又老气又保守又死板,不提也罢。心存侥幸的读者,可自行百度维多利亚女王,让幻想破灭掉。

没想到他如今,又开出一件‘时装’,依旧是女装?难道我和女装有缘?白浪摇头,将这个可怕的想法驱除掉。要不要给黑色荆棘娘穿上?或者……送给奥菲莉亚也不错?

开完箱子,白浪有些失望,‘伯爵之女’的宝箱含金量,明显不如‘副院长’高。尽管她是速成的‘领主’,却是个水货。

副院长好歹在加特林中挣扎了好几秒,而她却被富贵丸一发子弹带走。击杀的难易程度,往往也决定着‘钥匙’的价值。

此时袁姐已经在敌酋的老巢中,迅速撑起瓦斯炉,燃火做饭,香气满溢,而女伯爵下落不明,一派自己已经被击杀的假象,做戏倒是很套。

若非白浪是契约者,透过宝箱看到真相,换做其他冒险者估计搜刮完值钱的宝物,就直接离开了。

“这个任务好无聊啊!太让人失望了。”冯樱有些抱怨的说道,和她心目中的打怪完不同。

“难度一点也不低,我的治愈教会如今死的只剩十几人。”白浪看着残存的督军与巫师,心中感慨。

“哎……”

小萝莉叹了口气,不再抬杠,人艰不拆,的确有点难度。但这难度……呵呵,不要也罢。

接着她取出手机,跑到血浴缸旁边摆pose自拍。这算她的暑假奇妙历险,回家和姐姐炫耀的谈资。

白浪的视线转到‘伯爵之女’身上,用‘治愈教会’的覆灭,换取这具身体,他并不觉得吃亏。本次旅行的初衷之一,就是入手一具高级‘身躯’,作为‘人造人核心-色孽’的寄生载体。

他放弃jojo世界选择罗格营地,就因为这里拥有大量高等级的魔物。他挑选中心医院做攻略目标,最重要的原因就是‘女伯爵’。

做为医疗系领主,她最适合成为‘人造人’的载体。

此外,他还在营地发布了高价任务,收购另一个领主‘血乌鸦’的尸骸,完整度要在80%以上。总之哪怕女伯爵计划失败,他依旧会高价收购一具‘领主级别’的女性尸骸,来制作自己的使魔。

底材越好,‘人造人核心’发挥的价值越大。

眼前的‘天才手术少女’各方面都达到标准,尤其一点他非常满意,这个‘魔物’的前身经历非常干净,生活轨迹格外单纯。哪怕是一个地狱魔物,根本洗不白,却有一种出淤泥而不染的味道。

尤其被富贵丸一枪击杀后,小队所有人都产生了愧疚感。他虽然没有精神洁癖,但使魔越干净,用起来自然越舒服,他宁愿实力水一点。

反正人造人的合成,重点在于‘贤者之石’,载体只提供‘能量’和‘潜力’,更像一场借尸还魂的夺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