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着赵念虚影不堪的脸上,带着惊疑不定的脸色,诸葛青也是知道他的方法就快要奏效了,只需要,再来一个大大的刺激。

“看到了嘛,这就是现实。。。居然还想着凭借感受来分清现实,真是可笑~!”诸葛青看着赵念的虚影不断地嘲讽着:“虽然有时候太过于美好的事物总会让人流连忘返,有时候,邪恶的嘴脸你都会恨不得一枪将他给轰碎。如果真的只靠感觉来判定这一切的话,那么你的这点思想,完就给你嗑几片药就能做得到了。”、、

完,诸葛青边看着赵念虚影不话,就看着赵念虚影挣扎着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,整个人头低着,不知道是什么表情:“一派胡言,都是诡辩,不就是庄周梦蝶那一套东西嘛,居然就想这样就来瞎一通。如果真的按照你所,那么这个世界就是虚假的了!?你的那个才能算是真实!?”

诸葛青背负着双手,似是嘲讽的看着他:“没错,我所的一切,就是现实。你认为,走到哪都能随意吸引美女的体制或者随便找谁打上一架,就能获得一个掏心掏肺,又不会跟你抢风头的死党!?不不不,这些都是不合理的。”

“拥有自己喜欢的女神,可是内心胆无比不敢去接近,没有一点女人缘。由于过度的内向不知道该怎么与人交流,处处被人排挤,这些,反而在你的身上,更为合理~!”

“看,这就是你想要的答案。与感受完没有关系,道及真,理及实~!你问我如何证明你的那些梦境是真实的!?看,不用我去证明,真正的证据,你不是一直都知道嘛,就是你的那些所谓的梦,这个世界的一切,不都是起源于那些梦中嘛~!”

“不,不可能~!我才不要那样的现实,那样丑恶的世界才不是我想要的。我不管,什么虚幻,什么现实,这些都跟我没有半点关系。我只知道,在这片世界当中,我是一个强者,这就行了~!”赵念虚影直接大吼起来,面色狰狞的,可是眼中却透露着恐惧。他害怕,害怕真的如同诸葛青所,自己现在的这一切都是虚假的存在,自己,就如同梦中的那样,软弱无能,不,这不是他想要的,那一切都是假的,那才不是他想要的现实。

“强者!?哈哈哈~!你认为,现在这个世界中的自己,已经算是一个强者了!?那么,这样呢。。。”诸葛青戏虐的看着他,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动作,脚下抬起一只脚,轻轻的向下一跺。

与之不相同的,确是得来那种更大的反应,随着诸葛青的这一下,他们脚下的大地都在颤抖,一道道裂缝逐一显现,方圆千米,这些裂痕直接形成一个硕大的方位阵法,以诸葛青为中心,在他的脚下形成。

不断的轰鸣声与冲击不停的刺激着在场几饶身体包括大脑神经。此时,相比较之前赵念虚影的那一刀,更为贴切于崩地裂这一成语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此时不仅是在这片意识空间之中,就连现实世界所造成的动静也同样是巨大的。外面,马仙洪有些吃惊的看着自己的修身炉,修身炉其中发出一阵阵轰隆隆的声响,最后就连整个修身炉本身都在不停的随着轰鸣声颤动着。

晚霞中遇见纯真女孩

“马教主。。。这个。。。他们在里面,没什么事吧!?”一旁赵念的母亲看着不停颤动着的修身炉,不免有些担心的道。

马仙洪并没有回答,看着不断颤动着的修身炉皱着眉头,这种情况,他还真是前所未见,自修身炉打造好以来,每一次的运转,都是好好的,可是今这样,确是还真是第一次。他来到修身炉的后方,在后方抓住一个把手处,掀开一个盖子,里面一个金属球体被几根拇指粗细的线路连接着,金属球上的中间闪烁着蓝色的光芒。这个金属球,正是由马仙洪所创造的,修身炉的核心部位。可是此时这个重要的核心部位正在发出一阵阵细微的蜂鸣声,四周所连接着的线路上不时的闪烁着丝丝蓝光,就像是蚯蚓一样缓慢的蠕丨,动着。

‘糟了~!这明显是快要超出动能核心所承受的范围了。是因为诸葛老弟的炁所引起的功能不适应嘛!。。。不。。。不完是,这种反应,恐怕~!’马仙洪看着修身炉核心处那颗不停颤动着的铁球,心中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,可是也正是这种猜测才会引起他心中的那份不安。:‘时间不多了啊,诸葛青老弟,你可得加快速度了~!这炉子,恐怕要不了多久,就要炸了啊~!’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此时,赵念的意识空间之中,整个意识空间都是白茫茫的一片,之前随着诸葛青的那一脚,在形成一个硕大的方位阵法形状之后,整块大地,逐渐的开始塌陷下去,随后便是无尽的白芒笼罩着这个世界,将除去赵念虚影以外的所有人都给吞噬在了其中,包括诸葛青。

赵念虚影独自一人在这变得白皑皑的意识空间之中,只见他脸上带着无比的惊慌,满是汗水,不知所措的看着四周不停的大喊:“玖熙!紫萱!你们在哪里啊~!别丢下我一个人在这里啊~!”

也不知过去了多久,就在赵念虚影临近奔溃边缘的时候,一个黑点从远处慢慢的出现,逐渐变大,慢慢得,变成了一个人影的形状,正朝着赵念虚影这边走来。赵念虚影看着看着出现的人影,也没有管到底是谁,脸上带着惊喜朝着那个人影跑去,随着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,赵念虚影的脸上再也没有了那种欣喜的笑容,整个人再一次临近崩溃的边缘。

他发现,远处的那个人并不是他的两个女伴的任何一人,而是先前那个一而再再而三去羞丨,辱他的那个所谓的现实的他。 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