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紫曦简直不敢相信,韩子平的爷爷,竟然也是个高手,而且还是比陈大师厉害的高手,更是比那面具人还要厉害,否则韩子平怎么可能让他爷爷去送死?

想到这,杨紫曦异常激动,仿佛遇到了救星。

但见杨紫曦一副激动的小模样,韩子平嘴角泛起一个弧度:“是的,我爷爷蛮厉害的,不出意外,我爷爷应该能打的过面具人,帮你救陈大师。”

“太好了!”杨紫曦激动坏了,连忙拉住韩子平的胳膊催促:“韩少,那你快让你爷爷出马帮帮陈大师,不然陈大师危险了。”

她估计陈大师落水是受重伤了,肯定没死,那么厉害的人,哪有那么容易死,不过那个面具人要是冲入水里,把陈大师拽上来,那陈大师就死定了!

韩子平好笑道:“你把我手拽住了,我都没法给我爷爷打电话,他在其他地方观看,得我打电话让他出马,他才会出马的。”

“啊?”

杨紫曦闻言,仿佛触电一般,立马松开韩子平的胳膊,不由得俏脸一红,羞涩的低下头,嘴里喃喃说着:“不好意思韩少,我太开心了,才会…”

她只觉得羞死了!

韩少是自己的异性朋友,自己怎么可以拉人家的胳膊呢?

见她这幅可人的小模样,韩子平都有一种初恋的感觉,甚至都有一种想要将她抱住,在她嘴唇上啄一下的冲动。

“她真的好讨人喜欢,只可惜是个人妻。”

小美女淡定下水甜美愉悦图片

韩子平心里觉得有些遗憾,于是便掏出手机,拨通韩先成的电话,被接通后他说道:“爷爷,我前几天救了个女孩,她希望陈大师没事,你能不能给孙儿个面子,出手救一下陈大师?”

他得让杨紫曦感激他,所以才这么说。

“当然可以,爷爷这就出马,不过你别把话说太满,爷爷想自己从陈大师那弄到真武修炼决。”韩先成说道。

嘟嘟…

电话挂断,韩子平看向杨紫曦,说道:“我爷爷说了,他给我面子,这就出马救陈大师,不过能不能救到,得看陈大师的造化了。”

杨紫曦闻言,双手合十,一通的感谢,眼眶都湿润了。

只觉得韩子平太好了!给她太多的帮助了!让她心里甚为感动,都不知道该怎么报答韩子平了。

“哈哈哈!!!”

这时候,萧正鄂忍不住大笑。

“什么狗屁陈大师,刚才能放龙,现在放不出龙,看来是刚入神境,还对自己的功法不熟悉啊,那我必须得趁机将他给宰了!”

话落,他立马踏风,朝陈华落水的地方踏风飞去。

这是灭陈大师的绝佳机会,他也怕这次灭不掉,要是让陈大师熟悉神境修为,拳拳放龙,那还真不一定打的过。

“我爷爷去杀陈大师了!”但见萧正鄂朝陈华落水的地方而去,萧铭和萧宇激动说道。

“太好了!”杨志远也激动的全身都在颤抖:“总算是盼到陈大师死的那一天了!”

却不料他话音刚落,萧铭大喊一声:“不好!”

“怎么了?”

众人一脸疑问。

萧铭当即抬手指了过去:“看!有人对我爷爷发动袭击了!”

杨志远等人顺着萧铭所指看去,果见对面的一栋大楼上,一道身影手握金色大刀,朝江面飞去,那人也带着面具,看不清他长什么模样,但能看出,他是本国人,因为他穿的是唐装。

很快,萧正鄂抵达陈华落水的地方。

也就在这时候,他们看到唐装面具人,手握金色大刀朝萧正鄂斩去。

“小心!有偷袭!”

萧铭和陈浩、陈阳、杨志远、杨紫琪等人,扯着嗓子喊了起来,顿时引发周围围观的武者不满。

“你们这几个汉奸,提醒东瀛武者小心,你们有病吧?”有武者怒道。

“把嘴闭上,再大喊大叫,打死你们!”又有个武者威胁道。

“他妈的!”萧铭很生气,装逼道:“老子是帝都四大家族排名第二的萧家三少爷,都他妈把嘴闭上,再跟老子大喊大叫,老子叫人弄死你们!”

“什么!帝都萧家的三少爷?”

顿时,周围的武者都被吓到了,纷纷把嘴闭上。

而这时,萧正鄂也听到了他们的喊声,正准备入水的他,猛地转过上看去,但见是个唐装面具人,手握一把两米三寸的金色大刀时,他眯了眯眼,嘴里嘀咕了句:“哪个神境三重的武尊吃饱撑着没事干,要来跟我做对?”

他很不爽,当即抬手聚气成刀,同样凝聚出一把两米三寸的金色大刀,朝那唐装面具人冲了过去。

顿时,浦江两岸的武者都激动了起来。

神境三重对神境神境三重,修为不相上下,打起来一定很刺激!

很快,在上百万双期待的目光下,萧正鄂与韩先成的刀呈‘X’字形碰撞在一起,发出铛的一声脆响,擦出炫酷火花。

“你是谁?”萧正鄂怒问。

韩先成冷声道:“听口音,你不是东瀛人,我也不怕告诉你,我是金陵韩家的韩先成,之所以只凝聚出两米三寸的刀,是不想让人知道我的真正实力,不想死就报上名来,否则我不介意把你当东瀛武者斩杀进浦江喂鱼。”

“什么!”

萧正鄂闻言老身猛地一颤,一股透心凉的凉意瞬间席卷全身,令他不禁冒出一声冷汗,当即如实道:“不瞒韩家主,我是帝都萧家的萧正鄂,还望高抬贵手,饶我一命。”

听声音,他能听出是韩先成了,而韩先成的实力,据说是在神境五重到六重之间,杀他如杀鸡,他能不害怕吗?

“原来是你。”韩先成有些惊讶,但很快他就冷声道:“配合我,不然宰了你!”

“怎么配合?”萧正鄂问道。

韩先成说道:“这个陈大师身上,有我想要的东西,你故意跟我打个平手,然后跳进水里,我跟着跳进去,把那受伤的陈大师拽到海里去,找个没人的地方,我要得到他身上的东西,等我得到我想要的东西之后,你想怎么杀他我都不会管。”

“好,我配合你。”萧正鄂想都没想就应下了。

于是乎,两人凌空刀对刀过了几招,韩先成故意被萧正鄂震退,然后萧正鄂纵身一跃跳进陈华落水的地方。

韩先成也噗通一声跳进水里。

水下,陈华正在揉着被震伤的胸口,心中忍不住暗骂:“他娘的,这龙怎么不好使,打不出来了呢?害我大意,被一拳震伤到脏腑,早知道就不跟他对拳,用剑砍他,也不至于败的这么惨。”

他正想着,突然看到两个面具人沉入水里,朝他抓来。

“卧槽!”

陈华忍不住爆出粗口!